《新华日报》(8.7)刚柔并济为治污提供“真金白银” 5632万元巨额环境损害赔偿案执结

    “5632万元只是数额,我们要看到背后的标本意义!”7月底,说起前不久执结的全国首例省政府作为原告诉企业的环境损害赔偿案,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陈卫兵感慨道:随着“泰有力”司法重拳依法治污专项行动的深入推进,泰州生态防线将更加牢固,生态质量将进一步提升。

省政府作原告,获评全国推进法治进程十大案件

2014年5月9日,安徽海德化工科技公司营销经理杨某非法将公司生产的102.44吨危废物废碱液交给不具有危废物处置资质的李某某处置。最终这些废碱液被直接倾倒入长江及新通扬运河,先后造成靖江城区、兴化市自来水中断供水50多个小时。“案发后,倾倒废碱液体的当事人及相关人员20多人被判刑,但生态环境赔偿一时没有到位。”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行政庭庭长顾金才说。

去年1月,中办、国办印发的《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制度改革方案》在全国试行,明确省级政府和市地级政府可作为原告提起环境损害赔偿诉讼。江苏省人民政府依照《方案》向事发地法院提起民事诉讼。由于污染环境造成损失的复杂性、综合性、变动性,导致在损害结果的举证过程中遇到大量的专业性问题,庭审时专门约请包括东南大学教授吕锡武在内的3名专家出庭作证,通过专业的分析和调研,运用相应的评价依据和评估方法,对环境损害进行初步量化估算。去年8月,法院一审判令海德公司赔偿环境修复费用3637.90万元、生态环境服务功能损失1818.95万元、评估费26万元,共计5482.85万元,于判决生效之日起60日内支付至泰州市环境公益诉讼资金账户。去年12月,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维持一审判决。

该案被评为2018年度人民法院十大民事行政案件、全国推进法治进程十大案件。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林灿铃点评认为,案件判决进一步丰富了环境公益诉讼的内涵,将有效避免“公地悲剧”的发生。

刚柔并济,分期支付不履行后被一次性执行到位

陈卫兵说,法院判决时实际上充分考虑到企业发展,同意安徽海德公司在能够提供证据证明其符合国家经济结构调整方向、能够实现绿色生产转型,在有效提供担保的情况下,分5期支付赔偿款。然而判决生效后,该公司并未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今年3月,省政府向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送交申请执行书。

法院当即成立专案执行重案组,通过查控系统冻结被执行人银行账户5个,实际冻结金额235万余元;组织人员分赴南京、合肥、马鞍山、芜湖、和县等地开展现场执行调查,督促其自动履行义务。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裁判庭庭长孙金录介绍,就在案件因安徽海德公司暂无能力主动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即将进入结果未知的查封财产处置阶段时,承办人阅卷了解到,在案件审理期间,江苏海德石化集团公司自愿为安徽海德公司今后判决的履行提供连带担保,案件一下找到了新的突破口。迫于司法权威,江苏海德公司6月5日向泰州市环境公益诉讼资金账户汇款1100万元。

由于此前未查询到该笔汇款的汇出银行,承办人于是向有关单位调查并冻结其账户,堵住了这条“漏网之鱼”。巧的是,6月20日,大连秦滨贸易公司向该账户汇款6000余万元。至此,该生态环境损害赔偿案全部执行到位。

保护+修复,巨额赔偿金为治污提供“真金白银”

“5632万元资金到账,并不意味着大功告成,接下来要做的工作还有很多,比如生态修复将是一个长期的过程。”7月底,泰州市生态环境局法规处的包俊告诉记者,由于这起案件的特殊性,这笔资金将会统筹使用于全市范围内的生态修复。

目前,泰州正在积极探索生态修复司法新机制,强调保护和修复优先的司法理念,对有可能采取一定措施恢复原状的,在判决污染者承担赔偿责任的同时,责令污染者或者由第三方机构代替进行恢复原状,并尝试运用替代性修复、补种复绿等方式恢复生态环境。在此前的“1.6亿元天价环保公益诉讼案件”执行过程中,通过依法冻结企业银行账户、查封所有化工设备、将涉案企业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限制法定代表人出境等手段,1.6亿元赔偿款全部执行到位,并用于直接受到污染水体的修复。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徐军说,这样做既为泰州向环境污染宣战提供了较好的司法保障,又为泰州治污提供了“真金白银”。

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供的一份数据显示,一年多来,全市法院办理各类涉生态环保类案件2000余件,判决污染企业承担支付环境损害赔偿金超过5亿元,形成让污染者不敢为、不想为的高压氛围。执行修复被污染土壤万余立方米,修复被污染河道9500米。改变以往事后修复环境的模式,做到“边审判、边修复”。在靖江“埋毒案”中,法院积极参与诉前协调,所涉1.9亿元修复资金在审理过程中全部到位并用于环境修复。

本报记者 赵晓勇

本报通讯员 张海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