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经济报》(11.4)让企业家安心经营、放心投资、专心创业 泰州法院开启服务高质量发展巡航模式

 

“泰州法院长期以来扎实服务保障企业发展,深入基层,植根企业,防控法律风险,及时解决企业纠纷,对此我表示衷心感谢。”泰州市中院党组书记、院长徐军今年走访联络全国人大代表、扬子江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徐镜人时,后者如此评价法院工作。走访座谈期间,徐军向徐镜人详细征询对法院工作的要求和司法需求,并指定“全国知识产权审判先进个人”、教培处处长吴翔作为中院挂钩扬子江药业集团的法律事务联络员。

今年以来,泰州法院以服务经济发展,改善金融环境为出发点和落脚点,探索“门诊式”审判模式、“专业化”协调机制、“多样性”执行手段的有机结合,不断强化审判引导职能,着力化解群体性矛盾风险,加大保护合法经营力度,重拳打击经济领域犯罪,开启服务泰州高质量发展的“巡航”模式。

“让企业家安心经营、放心投资、专心创业,为地方企业及经济发展巡航护驾,是我们泰州法院人应有的司法担当。”徐军表示。

创新“门诊式”审判模式

“打了这么多次官司,第一次当庭拿到判决书,庭审效率真是高啊!”某银行代理人手握“新鲜出炉”的判决书对泰州市海陵区法院金融审判团队的工作效率赞不绝口。

近年来,随着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企业纷纷面临转型升级,海陵法院作为泰州主城区法院,面对民商事案件呈快速上升的趋势,顺势而为,创新思维,试行“门诊式”审判模式,让金融案件审理驶入快车道。

针对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的金融案件统一排期开庭,集中时间多案同审,多案连审。庭审过程采用“要素式”审判方式,庭前指引当事人填写《金融案件要素表》,如果被告对原告填写的内容无异议,庭审时直接确认;如果有异议,则在庭审时组织双方重点进行调查和辩论,不再严格按照庭审调查、归纳争议焦点、辩论等环节进行,而是类似医生门诊安排好依次看病,把准脉搏,对疑难杂症集中诊断,缩短审判流程。

平均每个案件仅用20分钟即能完成全部庭审流程,法官助理根据庭审情况及宣判内容当场制作“令状式”文书,当庭送达,有效减轻了当事人诉累,缩短了审理天数,提高了办案效率,为实现简案快审、难案精审开辟了一条新路径。

“‘要素式’审判方式、‘令状式’裁判文书,让我们法官审理更规范,成长更迅速,更好地做到‘让审理者裁判、由裁判者负责’。”海陵法院党组书记、院长蒋蓓介绍,通过推进案件繁简分流、轻重分离、快慢分道,推动大数据、人工智能等科技创新成果同司法工作的深度融合,简单案件简化释法说理,疑难案件强化释法说理,既兼顾了法律文书质量,又提升了审判工作效率,在更高层次上实现了审判质效的统一。

构建“专业化”协调机制

一周前,泰州中院金融庭庭长冒金山联系保险合同专业调解员吴庆华,通知他一起保险合同纠纷的当事人选择他作为该案的非诉调解员,最终通过法官、当事人、调解员三方历时3个多小时的调解,案件双方达成了一致。

“商事案件双方大多都懂司法程序,知道如果无法达成调解,案件审理的时间会比较长,很可能进入二审,甚至会连锁引发其它诉讼,极大增加企业的负担。”据泰州中院党组成员、副院长任晓龙介绍,为减轻当事人诉累,提高商事案件调解效率,泰州两级法院充分调动社会专业力量快速化解矛盾纠纷,先后与多个部门协同配合,开展涉及证券、保险等纠纷的诉调对接工作,引导双方当事人达成规范型调解,提高纠纷解决的灵活性、高效性、合作性,尽快实现双方当事人利益的最大化。

泰州法院着力推行委派调解、委托调解机制,广泛依托商会、行业协会等社会力量,加强商事调解组织和行业调解组织建设;加强投资、金融、保险、房地产、电子商务等重点领域的商事或行业调解服务,适应纠纷解决新需求;支持和鼓励商事调解、行业调解、律师调解的市场化运作,通过市场竞争实现优胜劣汰,提高调解质量和调解效果,培育质优价低的调解服务产品和品牌。

“‘主动服务’,积极鼓励当事人通过非诉渠道解决纠纷,通过网格化法律服务实现调解的全覆盖,有效推动商事审判领域矛盾多元化解工作。”任晓龙说。

据统计,今年以来泰州法院先后向地方经济主管部门和各类企业发出司法建议24份,近400名法官共走访企业307家,搜集各类问题建议153条,为企业解决涉案标的额达3.08亿元,为企业挽回经济损失1.36亿元,有效帮助企业规避金融风险,减少纠纷发生,维护经济平稳发展。

采取“多样性”执行手段

泰兴某企业2003年改制后,由于经营人才缺乏,一直处于亏损状态,靠贷款“输血”苦苦支撑。2012年,企业陷入全面停产,并向泰兴法院申请破产清算,800余名职工面临安置问题。

在综合多方面因素后,泰兴法院推动破产重组工作,会同政府相关部门向全社会公开招募投资人,仅用了三年的时间,重组后的某公司就逐步清偿了企业全部重整债务,解决了改制遗留问题,实现了企业“涅槃重生”。

据统计,近年来泰州法院通过“腾笼换鸟”“洗髓换血”“放水养鱼”等方式,盘活“僵尸型企业”及有救助价值的企业140多家,整合各类资产达3.18亿元,帮助其转产、复产,挽回经济损失6.59亿元,使近万名群众免于下岗或实现再就业,有效化解了社会不稳定隐患,解决了新引进项目借贷难、用地难的矛盾。

“在全市范围强力推动‘破转并’,攻坚‘执行难’的同时,我们审慎采取保全措施,鼓励各基层法院注重保护小微企业正常生产经营,稳增长保就业,实现了金融、土地等资产的优化配置。”据泰州中院党组成员、副院长陈卫兵介绍,针对实体经济特别是小微企业面临的银行放贷条件严苛,融资难、融资贵的“血栓病”,泰州法院充分发挥审判的杠杆作用,引导银行树立“共存共荣、共同发展”意识,努力避免“晴天打伞、雨天收伞”情况的发生。

泰州法院通过帮助金融机构化解金融风险,打消金融机构对债权纠纷“执行难”的后顾之忧,让金融机构“放心贷”;指导金融管理机构、银行系统建立金融服务实体融资平台,满足有市场、有效益、守信用的小微企业用资需求,让金融机构资金“不恨嫁”,中小企业融资“攀得上”,仅2018年就帮助63家小微企业实现融资3000多万元,推动地区经济发展实现新增长。

通讯员 于 波 张海陵 江苏经济报记者 耿文博